珠三角节后用工需求集中释放 广深新兴产业人才需求旺盛

南昌超高度近视怎么治疗,

原标题:上海国际艺术节|荷兰舞蹈剧场再度访沪,他们的舞蹈直击时代

  享誉世界舞坛的荷兰舞蹈剧场(Nederlands Dans Theater,后简称NDT)1团继三年前首度来沪引发轰动之后,今年再度受邀在上海大剧院演出三场。11月3至5日,NDT1将连续三晚带来两套舞码, 5位编舞家的6部风格迥异的作品,由28位精英舞者演绎。作品创作年份跨越十载,可以一窥现代舞蹈剧场在创作上的变化与生命力。

此次演出也是上海大剧院别克大师系列演出之一,三场演出早在一个月前就已接近售罄。演出前,NDT艺术总监保罗·莱福德(Paul Lightfoot)和艺术顾问索尔·里昂(Sol León)和中国舞蹈界家黄豆豆进行了一场“对话大师”的对谈,让观众对这支世界顶尖的现代舞团的风格和创作理念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防御》 Rahi Rezvani 摄

站在世界之巅的荷兰舞蹈剧场:舞蹈只能活在当下

荷兰舞蹈剧场创立于1959年,当年,一群试图挣脱古典芭蕾僵化剧场的年轻舞者在汉斯·凡·曼恩的带领下,从阿姆斯特丹来到海牙,试图用新的编排语言让芭蕾的技巧表达出身体和内心真实的渴望。

1977年,30岁的编舞大师依利·基里安独立掌舵NDT,并在之后将NDT送上了世界舞蹈之巅。他将自身对舞蹈创作先锋的气魄融入到舞团中,磨砺舞者冲破身体与精神的界限,将舞团带上世界舞坛的巅峰。在舞蹈编年史里,当代芭蕾的纪元也是从1977年开始。

1999年,基里安卸任NDT艺术总监,为了让舞团“去基里安化”,以多元的面貌创新向前,基里安与舞团约定,在一定的时间内不能上演他的作品,他留给舞团一段话:“要看到你们的过去,但不要凝视并沉湎其中。”他强调,“舞蹈只能活在当下,活在此刻。”

2011年起,保罗·莱福德正式担任舞团艺术总监一职。这支目前由她率领的世界顶尖现代舞团,是一个非常国际性的舞团,有着来自22个国家的舞者,拥有逾650个保留剧目,至今保持着旺盛的创造力。

对于保罗·莱福德而言,荷兰舞蹈剧场里“剧场”这个词非常重要:“我们的作品不是孤立的舞蹈,它可能和影像有交集,可能是身体的戏剧,最终是关于怎样尽可能地调动和利用剧场空间,去表达人的感情。”

上海演出前,保罗·莱福德再次强调了舞团的创作理念,“我们所有的这些作品也是我们对这个社会的思考。这个时代有太多的人造的工业品、灾难,我们希望能创作出直击这些问题的作品,文化和艺术在此起着很重要的作用。它是人类的心灵圣殿。”

目前,整个荷兰舞蹈剧场有3个团。3团是由自43岁以上的无年龄界限的舞蹈开拓者组成,2团的成员是年龄在23岁以下的舞界新苗。

而1团则是汇聚精英舞者与极具编舞潜能的成员的一个最中坚的群体。每位舞者皆具备超凡的独舞能力,因多元的风格、精湛的舞技和无与伦比的表现力而闻名于世,他们代表着荷兰舞蹈剧场的先锋走向,也是实力的保证。

《藏身之处》 Rahi Rezvani 摄

5位编导6部作品:呈现NDT的多元风格

在此次上海演出的6部作品中,《藏身之处》《按下快门》与《狩猎我心》三部作品都由保罗·莱福德与索尔·里昂共同创作,这对舞蹈界的“灵魂搭档”,26年来一直都以联合编舞的方式创作,为舞团创作了超过50部作品,共同获得许多权威奖项。

2001年的《藏身之处》尤其值得一提,这部作品的灵感来自中国哲学的源头《易经》,创作建立在了中西方文化的碰撞之上。索尔·里昂介绍说,“这部作品创作至今16年,最初是我跳这支舞的,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受到中国道教的影响,它里面探讨到自然和社会之间美妙的关系,说到的黑与白、阴与阳、五行八卦的组合,产生不同的变化,对我来说都很有意思。”

索尔同时表示,“中国的审美、美学很吸引我,包括《道德经》中对事物的反思,让我可以思考得更加深入,包括变与不变之间的关系。我们选择了巴赫的音乐,当沉默与音符相间而出的时候,那种里和外、空和满,这些感受与《道德经》给我的启发是非常相符的。”

十几年来,这部来自中国文化的作品被带去了世界不同的国家,保罗·莱福德说:“并不是因为来中国,才要带这部和《道德经》相关的作品。我不是来向大家展示用我的理解来看你们的文化,来教育你们。我是想展示来自另一个国度的文化是如何影响编舞创作的过程,包括象征主义、中国古典文化是如何影响我们。”

《狩猎我心》 Rahi Rezvani 摄

此外,首演于2006年的《狩猎我心》是此次演出的重头戏,作品围绕男女关系中更深层次的沟通而展开。舞台上,旋转的黑白墙创造出的三个独立空间,不同的爱情故事同时上演。此作品收获荷兰舞蹈界最高奖项VSCD“天鹅奖”最佳舞蹈制作的殊荣,被认为“莱福德和里昂向人们展现了一个优秀的编舞和舞蹈表演所蕴含的强烈而微妙的表现力。”

索尔表示,这部作品对于她和保罗是非常重要的。它把人类的内心情感通过戏剧性的方式展现在舞台上。“我觉得人类情感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孤独感,所以这个舞蹈也是一个很大的冒险,去用舞蹈表达孤独感。配乐用的是菲利普·格拉斯,我们创作的时候,菲利普并没有看过。很多年后他看到,感动流泪,结束后他拥抱了我们,他说,你们表达的就是我当时创作音乐时候的感觉。”他来自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年代,但我们还是可以产生共鸣。”

《按下快门》 Rahi Rezvani 摄

而《按下快门》是首演于2003年的一段仅有4分钟的舞蹈小品,是编舞对格特鲁德·斯泰因于1923年创作并朗诵的诗作《描绘毕加索》的一次浅略研究。作品以斯泰因本人对诗作的吟诵代替配乐,赋予舞蹈更丰富的趣味性,肢体语言与文字韵律的绝妙配合带给人们别样的美感。

除了保罗·莱福德和索尔·里昂的三个作品外,还有三位当今欧洲最当红的编舞作品。

《挥别》 Rahi Rezvani 摄

克里斯朵·派特刚刚摘得2017年劳伦斯·奥利弗最佳舞蹈剧奖,如今也被看作是女性芭蕾舞者领域的标杆。此次派特的舞蹈作品《挥别》,其舞蹈语汇与众不同,糅合了古典芭蕾与即兴表演,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戏剧性、创造力和幽默感。派特看似随意实则精妙地将肢体动作、原创音乐、文本和丰富饱满的视觉设计融为一体,在不羁与严谨中达到平衡。

《盲目的爱》Rahi Rezvani 摄

2016年首演的《盲目的爱》是马可·戈克为NDT1创作的最新作品。科班出身的马可·戈克受训于巴伐利亚国家芭蕾学院,曾受邀出演皮娜·鲍什的作品。《盲目的爱》作品配乐来自美国创作型歌手杰夫·巴克利。两名女舞者和五名男舞者们如同恋爱中的年轻人一般,追随着内心的渴望,不计后果地闯入未知的世界。戈克作品当中的舞者曾说:“跳他的编舞就像在学中文。跟随马可,你会不断地反抗自己的界限,被迫悬足于各种极端之间。”

《防御》 Rahi Rezvani 摄

爱德华·克勒的作品《防御》刚刚在9月22日首演海牙,上海也将是此次巡演唯一一站上演该作的城市。作品选用英国摇滚乐队“电台司令”的配乐,使现代舞在摇滚乐之间产生奇幻的艺术效应。“防御”是克勒对人与周遭边界关系的一种探讨。对于外界,是抵抗还是防范,或许可以走进剧场寻找答案。

黄豆豆

黄豆豆主持对话NDT艺术总监保罗·莱德福与艺术顾问索尔·里昂 “在荷兰舞蹈剧场,重要的是一个舞者可以走多远”

1、NDT成立至今已有58年历史,包括依利·基里安等大师在内的舞团前辈们是如何影响你们的?你们又是如何将他们的精神继承下去,并形成自己的特点?

保罗:NDT就像一个火车站,伟大的艺术家们集聚到这里,他们的热情、驱动力以及审美,就这样传递给我们。

我从英国皇家芭蕾舞学校毕业,索尔是从西班牙皇家马德里芭蕾舞学校毕业,所有的舞者都是从芭蕾舞学校毕业的,我们都有很好的古典芭蕾舞的基础,但是在NDT学会的,是用古典芭蕾的技巧,呈现出不同一般的舞蹈。

我们被教导的是如何去思考,如何和音乐互动。当然体力和技能是非常重要的。但舞者来到这里最终是心理上的改变,我们被教导如何以开放的心态去创作、去舞蹈。作为一个舞者我们可以走多远,怎么样从自己的一个舒适区跳出来。

索尔:当我还是一个很年轻的舞者的时候,就能够和伟大的编舞一起工作,他们本身来自不同的国家和文化,有着不同的舞蹈语汇。

我们本身有很强大的技术水平,不仅是古典芭蕾技巧,包括现代芭蕾技巧,这些技术上的东西我们都有,但是我们被教会的是如何在我们能力范围之内创作不同的舞蹈,最重要的是有创造性。

创造的秘诀是什么呢?是一种独创性/真实感(Authentic),也许你创造的东西别人并不喜欢,但它是你真实的情感的表达。我们就是在这种氛围中成长的,我们也会把这种理念传承给后面的每一代。

2、对于NDT来说,是如何理解“舞蹈剧场”,又如何从中建立了属于NDT自己的艺术风格?

索尔:舞蹈剧场的意思对我来说有两层含义,一方面是用传统的舞蹈的语汇,另一方面也结合了戏剧。它给舞蹈更大的说话的空间,它不单单只是舞蹈,它还可以说话、可以沟通,可以让人思考,也可以讲一个故事,也可以非常抽象,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和表达。

保罗:舞蹈语汇更多的拓展,同样也是更多的可能性。

比如,《狩猎我心》这个作品,我们用到视频。虽然现在视频用于舞蹈中很常见,大家觉得这样很酷或很时髦,但我们采用视频是有自己的理由的,我们想呈现舞蹈的背后是什么样的,我们可以用摄像机推近,看清舞者面部的表情,这个作品中有很多默剧一样的动作,没有语言,更多的是表演,用摄像机看到舞者的表情,能窥看到舞者的内心世界,否则我们可能只能看到肢体。

索尔:这个概念也并非绝对,就像当初在创作《天鹅湖》的时候,他们也没有把它定义为古典芭蕾,所以现在我也不是说我创作的就是舞蹈剧场,这是一个相对的概念。

我们只是用古典芭蕾的语汇去表现我内心的感受,我对声音的感受,我对人的感受,我只不过把它当做一种表达的工具而已,让舞蹈本身有更加多的层次,而不是单层的。像欣赏古典芭蕾,只是单纯地欣赏它的美,只是一种观赏和娱乐,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够抵达更多的观众的内心,能触碰到他们,引发他们更多的感受。

保罗·莱福德

3、你们两位一直都是联合编舞,能否聊聊你们两人在编舞方面是如何的合作?

索尔:我们创作的灵感一部分因为我们一直在旅行,全世界各地走,感受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文化。我们舞团本身就是由20多个国家的舞者组成,我们的目标就是创作,我们更多地是对人性的观察,可能不同的编舞会有不同的风格,但对于人内心的观察是非常重要的。

保罗:我和索尔两个人的背景很不同,一个来自英国,一个来自西班牙,虽然同在欧洲,但其实文化很不同,当我们在一起创作的时候,也会有很多不同的想法。我们的创作是一个仲裁的结果,最后出来的可能就是一个全新的东西。

索尔:我的想法可能不同,联合编舞非常难,其实并没有一个仲裁的结果。编导的过程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当我俩看到舞者那一刻特别美的时候,他能帮助我作为编舞继续向前走,我觉得那个点就是对的,这就是创作的魅力所在。联合编舞的存在让舞蹈呈现出多层次的美感,观众看的时候也会感觉层次更加丰富。

4、NDT在选择舞者方面的标准是什么样的?同样,在选择编舞方面又有什么原则?

索尔:对于编舞的选择,就是原创性和真实性;选择舞者,他自身条件要好,但也要听从指导,不是只能按照他的标准来,他需要更加开放,愿意拓展自己的风格。

保罗:荷兰舞蹈剧场选择的标准究竟是什么,大家都想有个标签、有个理由,但实际上,并没有。

当然首先还是要条件好,不仅是肢体上的,还有音乐性,以及很聪明,但要我选择的话,我情愿损失一些舞者天生的条件,更多地希望能看到更多开放性、好奇心和创造的能量。虽然每个人的条件都是先天的,但实际上,我更希望看到他自己的驱动力,他应该很有能量和活力,愿意去改变。

没有一个人能说清楚到底什么是好的舞者和坏的舞者,并没有标准,对我来说,如果有标准的话就是他会触碰到你的内心,与你发生连接,这点很重要。

索尔·里昂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西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西江日报”、“肇庆都市报道”、“西江网”的所有文字、图片、视频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版权均属西江网所有。凡是未经西江网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链接、转贴、编辑或其它方式发布。已经被本网授权的,使用时注明“来源:西江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未注明“来源:西江网”的作品信息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行负法律责任。擅自使用西江网名义转载或盗用西江网名义发布信息,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3、如本网转载内容涉及版权、名誉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

    联系人:罗小姐、涂先生(电话:0758—2722284) 详细请浏览:http://www.xjrb.com/about/copyright.shtml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事业单位

本网站由肇庆市西江报业优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西江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者建立镜像 Powered by CmsTop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822619110